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体育健身

男子洗澡时发现酒店花洒疑粘粪便,店方:花洒上的东西无异味,已陪当事人到医院检查

时间:03-15 来源: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75

男子洗澡时发现酒店花洒疑粘粪便,店方:花洒上的东西无异味,已陪当事人到医院检查

极目新闻记者 余渊近日有网友反映,前不久他在深圳喜悦假日酒店订了一晚客房,洗澡时发现花洒表面疑似粘有粪便,而且当时已经用花洒出来的水刷牙洗脸了,他和酒店沟通,至今未协商一致。3月14日,该酒店一名副主任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花洒上确实有一些异物,但目前不能确定具体是什么东西,“事发后我去现场查看,花洒上的东西没有异味。”目前,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罗湖监管局黄贝监管所已介入调查此事。住客:花洒上疑似粘有粪便据澎湃新闻报道,当事人张先生于2024年3月7日前往深圳市罗湖区出差,在网上预订了深圳喜悦假日酒店一晚房间,房费为408.47元。张先生表示,当时看到这家酒店是附近酒店里价格最高的,觉得入住体验应该会好一些,就订了这家酒店。张先生称,当天他一进入房间就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一开始没在意,但在洗澡的时候他发现味道更加臭了,当时在卫生间里灯光比较昏暗,他看到花洒上有东西,“还以为是水垢就去抠,结果抠下来发现是粪便。”张先生称,因为太恶心,他当场就把晚饭吐了出来。事发后,张先生联系了酒店前台进行反映,他等了很久,酒店方面叫保安过去检查房间,保安检查完以后没说什么就离开了,然后大堂经理才来处理此事。让他恶心的是,他平时习惯在洗澡的时候刷牙洗脸,当时使用那个花洒洗澡时,还接水刷牙洗脸了。他朋友知道这件事后,建议他赶紧去医院做一些传染病方面的检查。张先生当晚提出,让酒店送他到附近医院检查并负担检查费。当时,酒店大堂经理态度比较随意,觉得不是太严重的事情,并表示医院都关门了。最后在张先生强烈要求下,酒店才派保安送他去医院并付了检查费用,当时他在医院做了八项检查,直到8日凌晨1点才做完。张先生说,事后他要求酒店赔偿自己8000元精神损失费,但酒店只同意退还房费、更换房间,拒绝赔偿精神损失费。酒店:当晚已陪当事人到医院检查3月14日,极目新闻记者就此事致电深圳喜悦假日酒店,工作人员表示,他们酒店一名负责人正在跟进此事。极目新闻记者联系上该负责人,对方提供了一份关于事件具体经过的文件。文件显示,2024年3月7日晚7时许,张先生通过网上预订的订单入住该酒店,于当晚9时左右致电前台称发现花洒有异物,当值前台工作人员及安保接到反馈后前往查看。当时,工作人员尝试与张先生交涉换房未果。上述负责人于当晚9时30分左右,接到酒店前台经理的消息后赶到张先生的房间,发现花洒表面的确有少些异物。在沟通过程中,该负责人向张先生表达了歉意,并表示愿意做出换房及升级房型的处理,后续再进一步沟通关于花洒表面异物的问题。其间,张先生担心花洒表面的异物可能有传染风险,提出希望能到医院去做检查。该负责人表示,由于当时已是深夜,连夜赶到医院可能做相关检验的科室已经下班,只能到急诊科就诊,可以等到第二天他们陪同张先生到医院做检查。对此,张先生坚持要求连夜去医院,最终酒店的安保人员陪同张先生前往当地医院做了检查。“我们支付了400多元检查费用,张先生的检查结果也无异常。”该负责人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事发第二天上午,他与酒店其他负责人一起又与张先生当面沟通了此事,张先生要求他们赔偿8000元精神损失费,他当即表示了拒绝。花洒上的异物到底是什么?上述负责人向极目新闻记者介绍,事发后他去现场查看情况,发现花洒上确实有一些异物,但并没有异味,目前并不能确定这些异物到底是什么东西。事发后,市场监管等部门已经到酒店进行检查,张先生本人也已经对异物进行采样。张先生则表示,自己确实采了样,但由于当时已经使用了花洒,而且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花洒上的污物抠掉一块,残留的样本并不多。他要求酒店承担鉴定费用,他来联系第三方机构鉴定,但酒店没有同意。极目新闻记者就此事致电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罗湖监管局,工作人员表示,此事由黄贝监管所跟进处理。黄贝监管所工作人员则称,他们已经接到了关于此事的投诉,工作人员已经到酒店了解了情况。关于此事的具体处理进展,上述工作人员并未透露。律师:鉴定费用通常由提出鉴定方先行支付鉴定费用到底应该由谁来承担?河南泽槿律师事务所主任付建认为,一般来说,当双方对某一事实存在争议,且该事实对于解决纠纷具有关键作用时,可以通过鉴定来明确事实。鉴定费用通常应由提出鉴定的一方先行支付。如果鉴定结果支持了提出鉴定一方的主张,那么鉴定费用一般应由对方承担;如果鉴定结果不支持提出鉴定一方的主张,那么鉴定费用通常由提出鉴定的一方自己承担。所以,在这个案例中,如果张先生坚持要进行鉴定,并且鉴定结果证实花洒上的污渍确实是粪便,那么鉴定费用应该由酒店方承担;但如果鉴定结果并不支持张先生的主张,那么鉴定费用可能需要由张先生自己承担。付建还称,根据《民法典》相关规定,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侵害自然人具有人身意义的特定物造成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精神损害赔偿。《精神赔偿解释》中规定了精神损害抚慰金赔偿标准,对于侵害人身,没有造成死亡残疾后果的,应当赔偿精神抚慰金。自然人的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人格尊严权、人身自由权等人格权利遭受非法侵害时,可以依法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根据赔偿解释,赔偿标准可以分为两个大类,严重精神损害赔偿标准和一般性精神损害赔偿标准。严重精神损害标准为死亡、重伤残疾等,其他的属于一般性精神损失赔偿。严重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数额分为5万元、4万元、3万元、2万元和1万元五个等级;一般性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数额分为8000元、6000元、4000元和2000元四个等级。付建表示,在本案中,酒店的花洒上疑似粘有粪便,对张先生造成了巨大的心理损伤,张先生当然有权向酒店主张精神损失费。就赔偿标准而言,8000元的赔偿请求属于一般性赔偿标准中的最高类型,张先生的情况也更加偏向于一般性精神损失。至于张先生的主张是否能够得到法院的支持,则需要由法院根据具体情况和衡量标准结合判断。一般来说,精神损失费的赔偿数额应考虑以下几个因素: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权行为的具体情节、侵权行为给受害人造成的精神损害后果、侵权人的获利情况、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等。(来源:极目新闻)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体育健身